lizabella's blog

۲ مطلب در تیر ۱۳۹۶ ثبت شده است

  • ۰
  • ۰

不付流年似水

近日多是失眠,心情紛擾雜亂,這五年穿插著的大學時光甚是糟心,可又無可奈何,本心無所向,卻又為之,總是不改,總是不該。
忽而想起高中讀書時一本課外書上真真寫著的一句話
清風朗月,輒思玄度。
前句說的是人的性格,如月般的明朗,如清風似的曠達。
後句說的是自己的一個朋友。
其實朋友不多啊。那玄度大概是伴著明月的孤星吧。
而我此時是為落魄,心想著朋友時卻依然寬慰,尤其是前幾日從嶽陽趕來拜會,和我從小痞到大的痞子,予我的“佳期若夢”四字印章尤為珍貴。
但這依舊解不了我的心煩,我的理想如熄滅的蠟燭,隻剩一片黑灰。整日的躺著,睡著,夢著些什麽不知所雲的東西,就像某場電影中的一句台詞一模一樣:四肢都快躺退化了。
以前喜歡聽的歌現在聽來是索然無味,平靜的時候聽安靜的歌讓人跌入深淵。
所以有時候去看看喊麥或者一些亂唱的視頻,直播之類的,心中還能起些波瀾。
可能憂鬱太久,以至於動不了情。生活實在是一點樂趣也沒有。
父母與我是殫精竭慮,年初早早的就買了房,現在欲裝修讓我安家。
其實也好,在外流浪成本總是高的,而一事無成的回家在爹媽麵前晃悠也是惹人煩而且沒出息的,所以才常常會感慨,人生啊,事與願違是多數,不得意是十之八九,可與人說者又何有二三?誰不想做一個事業有成,一心一意的孝子呢?別人家的孩子又怎麽不能是自己呢?
心煩意亂大概就是我現在的樣子,說起話來是怨天尤人,尖酸刻薄。滿滿的是負能量。
不過像我這種臉皮厚的人來說,負能量吃多些也沒關係,負負得正嘛,曆史上這種人也有不少,我喜歡的一個詩人就最是典型。
紫陌紅成佛麵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怨哉尤哉的說著自己看不慣的鬧心事,然後就因為這首詩
嘲諷了別個,被貶去做刺史了。
十四年後回來,接著嘲諷: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遭罪是遭罪了點,心態還是蠻調皮的。
現如今是有些迷茫,好在父親母親在背後指點著前行,讓我規劃好眼前的事情不去想未來,生活上又給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那我又怎該煩惱太多呢?
給自己留一句話,可能以後看來會有些許感觸。
且以今生美好,往日雲煙,不付流年似水,妄斷人間。

  • lizabella zd
  • ۰
  • ۰

桔樹飄香綴滿城

好多年過去了,我記得老部隊大院裏那一排長得茂密的香樟樹,那年深秋,秋爽怡人,軍營內桂花飄香,樹蔭遮掩著營區小道,桂花飄絮中裹著濃濃詩意,清晨,隨著參謀長一聲口令,齊步走,機關出操了,“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像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歌聲嘹亮響徹在林蔭的小城。

早飯後,我整理著文件和報紙,習慣性的送到首長辦公室,放在辦公桌上,我順手用毛巾擦了擦桌上相框和照片,這是首長年輕時候照片,很威武,騎著馬挎著槍,手裏拿著繳獲的日寇軍刀,遠處還彌漫著硝煙,我記得首長給我講過照片故事,正是抗日戰爭時期,抗戰到了最後階段,首長在前沿陣地上照的口服 避孕 藥,是首長在戰爭年代唯一留下的一張相片,威武、帥氣、滿臉的憤怒!

月到中秋桂花香,桔樹飄香綴滿城,每逢佳節思親人,這是在軍營裏度過的最後一個中秋節,那天晚上聚餐,戰友舉杯豪飲,我不會喝酒,當喝醉了,與戰友相擁話別,抱著吉他唱起了“十五的月亮”,十五的月亮,照在家鄉照在別關,歌聲好聽唱著動情,唱著、唱著眼淚打濕了軍裝,明天我們將在八一軍旗下完成最後一個軍禮,摘下五角星、紅領章,與軍旗告別,告別軍旅生涯!站在秋風中與軍營道別,與戰友話別!首長拉著我的手說:“小張回到地方好好幹,別給部隊丟臉,別給我丟臉”,再見了老首長!再見了軍營!生命中有了當兵的曆史,永遠不後悔,值得一輩子去珍藏他,神聖而不可玷汙!

就在那個下午,相擁道別,送戰友,語重心長淚成行,你我的眼角掛著幸福的淚,於是踏上了回鄉的路……。

收獲、喜悅、激動、沉思掛在眼角,永遠的離開不再回頭,在這個秋日裏落下了那份從心底漾出的情懷和友情,也許是訓練場上流汗流血的加油,投彈、射擊、槍響靶落戰友的喝彩,林蔭道上娓娓道來那爹娘的來信,我們一起分享快樂和幸福,分享軍人的榮耀。我沉思了很久,也許找不到答案,窗外的風景如此美麗,我卻沒了那份心情,有的隻是一絲淡淡憂愁和傷感,換一種追求和活法,也要繼續前行,人生旅途隻有起點沒有終點,你可千萬別趴下避孕 藥 副作用

秋風瑟瑟,橫掃落葉,那梧葉鋪滿了金陵的大街、小巷,那年的12中旬,我從部隊回到了南京,南京的天很冷,還下著雨,我帶著手續去了一趟市委大院,辦好了黨員關係,匆匆趕往區政府報到,一位身著中山裝幹部模樣老同誌接待了我,看了我檔案,笑著說:小夥子我等你好久了,正式通知你明天去白下會堂參加慶功會。第二天一清晨我身著軍裝趕到白下會堂,我和十四位立功來自不同部隊兵種的轉業幹部、退伍軍人參加了表彰大會,軍歌嘹亮,鑼鼓喧天,那個喜慶開心掛在臉上,台下坐滿了區機關幹部、應征入伍的新兵、各企事業單位領導,台上區長一句話說的我們熱血沸騰,“你們在部隊成績為南京人民爭了光,為白下區添了彩,你們是功臣,是南京人的驕傲”!我記得受表彰的戰友裏,有四位是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榮立一等功的功臣…….,我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了。

在過幾天元旦就要到了,我在家裏整理相冊,悠閑欣賞著在部隊照的相片,我再也聽不到軍號聲了,訓練場上吆喝聲:“向右看齊,向前看,操槍,正步走,一號報靶,張敏十環”,那個部隊機關大樓前的香樟樹、桂花樹下的合影,永遠定格在相片裏了。三天後我接到區委的通知辦理手續去工作單位報到,還是那位幹部模樣老者接待我,小張看你事跡,了解了你的文筆,很想把你留在區委,可惜你檔案早就被民航同誌抽走了,民航有著部隊的光榮傳統,我希望你好好幹,發揚部隊的光榮傳統,走正道,立新功,再見!

1986年1月1日,我去南京大校場民航機場報到的那天,天空中還飄著雪花避孕 藥 牌子,長者的話語重心長,影響著我的一生,至今還在我的耳邊響起,發揚部隊的光榮傳統,走正道,立新功……。

  • lizabella z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