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abella's blog

  • ۰
  • ۰

不付流年似水

近日多是失眠,心情紛擾雜亂,這五年穿插著的大學時光甚是糟心,可又無可奈何,本心無所向,卻又為之,總是不改,總是不該。
忽而想起高中讀書時一本課外書上真真寫著的一句話
清風朗月,輒思玄度。
前句說的是人的性格,如月般的明朗,如清風似的曠達。
後句說的是自己的一個朋友。
其實朋友不多啊。那玄度大概是伴著明月的孤星吧。
而我此時是為落魄,心想著朋友時卻依然寬慰,尤其是前幾日從嶽陽趕來拜會,和我從小痞到大的痞子,予我的“佳期若夢”四字印章尤為珍貴。
但這依舊解不了我的心煩,我的理想如熄滅的蠟燭,隻剩一片黑灰。整日的躺著,睡著,夢著些什麽不知所雲的東西,就像某場電影中的一句台詞一模一樣:四肢都快躺退化了。
以前喜歡聽的歌現在聽來是索然無味,平靜的時候聽安靜的歌讓人跌入深淵。
所以有時候去看看喊麥或者一些亂唱的視頻,直播之類的,心中還能起些波瀾。
可能憂鬱太久,以至於動不了情。生活實在是一點樂趣也沒有。
父母與我是殫精竭慮,年初早早的就買了房,現在欲裝修讓我安家。
其實也好,在外流浪成本總是高的,而一事無成的回家在爹媽麵前晃悠也是惹人煩而且沒出息的,所以才常常會感慨,人生啊,事與願違是多數,不得意是十之八九,可與人說者又何有二三?誰不想做一個事業有成,一心一意的孝子呢?別人家的孩子又怎麽不能是自己呢?
心煩意亂大概就是我現在的樣子,說起話來是怨天尤人,尖酸刻薄。滿滿的是負能量。
不過像我這種臉皮厚的人來說,負能量吃多些也沒關係,負負得正嘛,曆史上這種人也有不少,我喜歡的一個詩人就最是典型。
紫陌紅成佛麵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怨哉尤哉的說著自己看不慣的鬧心事,然後就因為這首詩
嘲諷了別個,被貶去做刺史了。
十四年後回來,接著嘲諷: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遭罪是遭罪了點,心態還是蠻調皮的。
現如今是有些迷茫,好在父親母親在背後指點著前行,讓我規劃好眼前的事情不去想未來,生活上又給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那我又怎該煩惱太多呢?
給自己留一句話,可能以後看來會有些許感觸。
且以今生美好,往日雲煙,不付流年似水,妄斷人間。

  • ۹۶/۰۴/۰۹
  • lizabella zd

نظرات (۰)

هیچ نظری هنوز ثبت نشده است

ارسال نظر

ارسال نظر آزاد است، اما اگر قبلا در بیان ثبت نام کرده اید می توانید ابتدا وارد شوید.
شما میتوانید از این تگهای html استفاده کنید:
<b> یا <strong>، <em> یا <i>، <u>، <strike> یا <s>، <sup>، <sub>، <blockquote>، <code>، <pre>، <hr>، <br>، <p>، <a href="" title="">، <span style="">، <div align="">
تجدید کد امنیتی